反思着脱钩的原因,回味着酸菜鱼的味道,惦记着池塘的草鱼,半月未曾出钓。周六恰逢台风降温,带上装备和精挑的饵料大早便出门了。抽出5米4鲤竿,装上线组,初略找底定位后手抛重窝、开饵、调漂。整理了下摊的一地的东西,抽根烟,喝口水,穿上白花战袍便开始作钓。

搓饵下去第一杆就黑漂上奶鳊,第二杆还是奶鳊,第三竿小草.....奶鳊和小草如此的重复着,都是迷你型,陆续上了10多个,仿佛没有尽头,逐一被扔回了池塘。

转眼一个多小时过去了,又一个黑漂,提竿时发现不能将它拖出水,赶紧起身双手握竿加大了提竿的力度。随着鱼儿的挣扎越来越大,拉的风线呼呼的响,几次有力的冲刺都被我一一化解,约3分钟后一条目测六斤左右的草鱼被我遛翻拖至岸边,顺利抄网入户一阵心喜。

继续作钓不久再次中鱼,鱼儿没有发力,导致一时忽视,突然发力却使我措手不及,水 里隐约一个形同草鱼的影子一闪,接着水面一个大水花拔河线切,只怪自己太大意了。不知不觉中空竿多了,白条、麻将鲫鱼进窝开始疯狂的抢食。钓了又扔,扔了又钓,不停的耗费着我的时间,加上四五级大风,连续不断的抛竿已让我开始手酸。

一看时间以10点多了,实在忍无可忍,决定不再继续,搬离装备后发现离中饭时间还早,便打了1个多小时的路亚,唯一一个咬口给跑了,一个上午就这么匆匆的过去了,带着草鱼回家吃饭,心里盘算着下午的钓位逆风,必须改用4米5竿。

饭后回到钓位,打窝后不久星泡密集,心想看来有戏。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便黑漂中鱼,鱼儿忽左忽右乱往两边的水草堆里乱钻,我的心对被提到嗓子眼上咯,庆幸没有逃脱,几个回合后被我领出草丛抄网入户。

虽说是下午,鱼口还算不错,小草鱼也不断的光顾着。看着浮漂的下顿一目,又上顶,接着又是一个有力的下顿,本来这是个短暂的过程,确认让我内心无比的矛盾。是否要起竿?生怕锚到窝里的大物。犹豫着还是起竿了,原来是鲫鱼,个头还算不错。

前阵子连续高温,让池塘水浅了不少,钓位水深最多也1.1米,虽然竿子只抛了八分满,第2个草鱼还是让他拔河脱钩。许久才来第3个草鱼口,小遛片刻后便开始抄鱼,第一下抄网失败,第二下还是为能成功,第三次抄网下去,子线又挂抄网了,草鱼一个猛窜,子线断了,正以为鱼跑了,突然发现草鱼居然在抄网里,也算是奇迹了,看来今天运气还是不错。

看着窝子不再冒泡,饵料下去也不再有口,是时候收杆了,期待下次狂拉。总渔获:下午钓得三草两鲫,还算过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