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代钓龄不算长,冬钓普救河也只是去年才开始,但他是一个做事爱动脑筋之人,钓到鱼能说出一二三,钓不到鱼也能说出一二三。我的冬钓体会,他大都自有心得,他的一些经验,对我却有补益。下面说说老代的三句经验谈,给大家伙分享下这冬天江河钓鱼的一点技巧,希望能给钓友们带来一些帮助。

不管晴天阴天,无风就是好天

那天下了一夜雪,第二天有朋友来喝酒,老代打电话约我出钓,我没听见。事后我问他,那么多的雪入水了,你怎么还敢出钓,他说回答说:没风。我的经验,钓雪不钓雪后,他的经验,雪不雪没事,只要没有风。

我问他你钓到了吗?他说钓了5条。我有点不相信,但他是个不会说谎的人,况且与他同行的还有钓友雷林,也钓到了鱼。在几个我以往认为不是钓鱼的天,比如预报有雪、周边地区确实在下雪,而我们这儿的雪就是下不下来的天,雪后放晴的天,晴着却清冷彻骨的天,老代却都有出钓,而且钓到了鱼,理由同样只一个:没风。

没风是一个出鱼的原因?我不敢妄断。不过确实有几次,风超过三级,老代就开始嘟囔没戏,风停了,他就信心十足地劝我别急;我开始留心这事,发现钓到的鱼,也确实是在停风或风较小的时候咬的钩。

钓了这么多年的鱼,我一直认为风动鱼动,鱼动漂动,漂动人动,一脉相承,居然不曾注意冬钓不喜风。冬鱼吃静风?有意思。静风是一种特殊的天气现象,在热天会造成闷热缺氧,在冬天让鱼感觉到的是什么?

普遍撒网,不如重点捉鱼

去年三个钓友结伴钓槽楼水库,对一个库只三个钓位出鱼的现象,我推测是进入早、持续钓的缘故。同样的现象,如今在普救河水库再现。

这个水库上下几千米长,形状像一条曲折前行的蛇,看得出是洪水遇石拐弯所致,那山坎拐弯处,正是鱼儿过冬的滞留地,这样的拐弯处上下有五六处,有趣的是只老代他们钓的这个弯子里能看到鱼星。我见老代他们四个人只有两个钓位,曾到我的老钓点去开辟新钓位,试了两个湾子,地形相类、水深相近、地段相邻,可就是一点儿动静也没有,连鱼星也难见到。老代说,这儿钓钓,那儿钓钓,不如死守一个窝子,聚鱼。

这两个月,因为冬季放水腾库,水深从初来时的七八米到现在五米多,他的窝子一直有鱼。起先每次来都戽几把小麦,现在连窝子也不用打,包几钩就钓。看来这真的可以作为冬钓一法,如果有合宜的钓场,不妨守钓一处。

但对于此法何以能奏效,我有了一个新的推测:几把小麦当然不可能把一库的鱼留在一个地方,更多的鱼必然分居别处,各得其所,但区别是,从入冬即开始投饵的地方,不仅能留下鱼群,而且在留下的鱼群中形成一种条件反射,诱使其在一定条件下依然作觅食游;而滞留于别的地方的鱼,或许不作它想,真的进入冬眠。

上午不如下午,中午不如傍晚

作为冬钓的经验谈,前半句是老话,后半句听说过,但以为是南方鱼情,中原钓友未必有此好运,特别是在寒冬。因此,多年来,我冬钓一般下午四点半、最迟五点收竿。

老代却很不理解,说候了一天,鱼正要吃钩,你怎么走?他讲了几次他的经历,说都是下午四、五点才动漂,看不清漂的时候还在上鱼,说有一次他和雷林钓得舍不得松手,又顾虑摸黑路不好走,就自我设限,念叨着说空一钩就走,空一钩就走,可偏偏一钩不空,最后一钩他看不清,还是年轻一些的雷林帮盯着,说漂子见葫芦了,才起鱼收钩。

说得我心下痒痒的。可是有一点老代比我有优势,他老婆由着他,钓多晚都行,我有管头,恋晚不得。老伴有句至理名言:鱼是钓不完的,身体比钓鱼重要。只要天黑见不到人,就饭冷菜凉车祸跌伤十二道金牌死命地催,再好的鱼情,也只能是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颢题诗在上头。

2011年1月7日,晴天却清冷彻骨,但无风,老代有事未到,我独钓普救河。从中午十二点守到四点半,只见鱼星,不见漂动,我以为应了我的经验,但想到老代的话,就狠下心犯一次纪律,关掉手机,坐待天黑,为的是以验究竟。结果,老代是对的,就在太阳行将落山之际,漂子有了第一个动作,上了一条大鲫鱼,而后钩落十分钟内,漂子必有动作,一连四钩,钩钩有鱼。

查看更多 夏天江河钓鱼相关内容,请点击 夏天江河钓鱼